年末多地楼市松绑迟疑,“一城一策”将是常态

  以菏泽撤消限售为开端,年末楼市松绑的信号在各地蔓延。然而,当舆论的喧嚣与中央稳房价、稳地价、稳预期的定调碰撞时,地方政策的制订者极力渴望坚持低调,他们甚至不愿捅破最后的窗户纸。

  在“取消限价”上踏出试探性一步之后,衡阳市又迅速收回了脚步。12月27日,衡阳市政府官网发文,决定撤销《暂停执行〈对于尺度市城区新建商品房销售价格举动的告知〉》的文件。这也象征着,衡阳市的限价政策将继续履行。

  而就在一天前(12月26日),衡阳市才刚宣布,于2017年12月15日联合下发的《对于标准市城区新建商品房销售价格行为通知》为规范衡阳市城区新建商品房销售价格行动发挥了较好作用,达到了预期目的。由于目前衡阳市房地产市场已出现感性回归,销售价钱也较为稳定,经研讨,决议于2019年1月1日起,暂停执行该《告诉》。

  一日新政的气象在房地产行业内切实并不少见,只是这一次,衡阳市成为了国内第一个在“限价”政策上动刀的城市,其引起了强烈的关注,也面临着巨大压力,并最终导致新政流产。

  楼市松绑遮遮掩掩

  来自安居客的数据显示,2017年1月,衡阳市新房均价为3765元/平方米,之后持续攀升,至2017年12月,均价涨至4744元/平方米,全年涨幅约26%。在执行限价政策的2018年,1月均价为4900元/平方米,8月涨至全年最高,为5574元/平方米,到12月份回落至5506元/平方米。若以最高均价的8月份打算,2018年,衡阳新居均价涨幅为13.76%。

  另一方面,衡阳市今年1-10月实现房地产投资195.75亿元,同比增加54.4%,其中住宅实现投资157.29亿元,同比增添64%,商品房销售面积438.26万平方米,同比减少2.7%,商品房销售额224.51亿元,同比增长20.6%。

  作为三四线城市,衡阳市的房地产投资增幅是高于全国水平的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今年1-10月,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99325亿元,同比增长9.7%,其中,住宅投资70370亿元,增长13.7%。

  从上述数据看,在限价政策下,衡阳市2018年房地产得到一定程度的操纵,销售价格较为牢固,但至于房地产市场是否已浮现理性回归,则尚待商讨。

  在谈及暂停执行“取消限价”的起因时,衡阳市给出的理由是:对稳控房价的复杂性判断不精准,对稳固预期的持续性意识不充分,文件出台引发了市场的歪曲跟网上的炒作,其影响有悖于局部出台文件的初衷。

  衡阳市同时重申,市委市政府将坚定贯彻“房子是用来住的,不是用来炒的”准则,保持以公民为中心,密切关注房地产市场发展动态,科学调控,以坚决的立场,摇动的韧劲维护衡阳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,保护广大民众的亲自利益。

  事实上,在楼市松绑上毫不犹豫、态度含糊的并不是只有衡阳。12月20日,珠海市斗门、金湾两区被传出已放低购房门槛,非本市户籍居民购房,从此前的需连续缴纳5年社保改为只要缴纳1年。同时,多家地产公司及中介员工都表示该新闻属实,但不文件,只是口头表示,已经履行了2个月。

  但消息经媒体曝光后,珠海市住建局在回应媒体时称:“咱们刚留心到网络舆情,要先研究一下。”斗门区住建局相关工作人员则回应表示:“我只能告诉你没有取消限购,但有人才安居政策。”

  被称为楼市四小龙之一的合肥也在近期传出已经悄悄放松限购:合肥市四县一市(长丰、肥东、肥西、庐江四县及巢湖一市)家庭户无需供给社保障明即可购房;合肥市(含4县)群体户、非合肥户口(安徽省各地级市、外省)只有提供1个月社保障明(残余11个月社保科补交)即可购房。此前上述四县一市在合肥买房按本地人政策履行,需缴满1年社保。

  与珠海一样,合肥的限购松绑也只是口头通知,没有详细文件。亦因此,在媒体进行核实的时候,合肥房产管理局信息综合处进行了否认,并强调以官方宣布为准。合肥房产治理局政策法规处则表示,口头通知不存在可操作性,没有正式文件,不符合条件的购房者也没办法过户。

  一城一策将是常态

  在楼市松绑遮掩蔽掩的另一面是,今年以来不少城市已经在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政策调解。兰州在1月5日发布对城市部分区域取消限购,持续限购区域不再需要提供社保、纳税证明。太原从7月开始,取消“二手房取得产权证两年内不得交易转让”的规定。12月18日,菏泽在酝酿一天之后,清楚取消限售。12月19日,广州出文松绑公寓市场。12月21日,杭州对社保补缴政策进行了微调,24个月内补缴不超过3个月无需供应情况说明跟劳务合同。

  12月21日核心经济会议再次明白了房地产调控的地方主体任务,恳求保持房地产因城施策、分类引导。从目前情况可能看出,各地政府对楼市松绑,态度不一。

  针对不同地方政府在楼市松绑上的不同表态,雅卓地产经济研究院院长邓浩志表示,诚然条款权落到了地方上,但调控的意志又仍在中央脑筋里,因为意识的不一致,导致了“四肢不协调”。

  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也表白了相同观点,他认为,政策的主基调没有改变,地方政府能够微调,然而具体该往哪走,怎么走,不详细方法,当初处于比较朦胧的状态。“对政策出台后引起的反映,每个地方政府的敏感度也不一样,有些比较动摇,但有些又比拟谨慎,所以有些政策执行下去了,有些就没有。”

  但无论决定哪一种态度,在这个浑沌的阶段,都难能宝贵。易居中国实行总裁丁祖昱表示,处所政府在楼市松绑政策的反复态度是畸形的,迫于舆论压力可能会有一些犹豫,但既然中心已经把权限给到了地方,地方接下来断定会依据实际市场情况来制定相应政策,不管调整还是不调剂,都是合乎当地市场情形的。

  随着楼市松绑的口子已经撕开,多为业内人士均认为,接下来地方政府对现有楼市政策进行调整将成为主流。至于怎么松绑,邓浩志以为,第一可以微调,在不全面放松的大前提下,调整部分前期矫枉过正的政策,如菏泽取消限售;第二,部门放松,取舍库存较大的地区或物业类型,如广州放松公寓市场,珠海放开部分区域限购。总的来说,就是稳价,涨量。

  根据贝壳研究院发布的《2018年全国房地产市场报告》显示,在2018年调控高压下,全年商品住宅销售面积14.6亿平,同比基本持平,其中四季度以来销售面积逐月同比下滑,销售疲态尽显;二手房成交量预计420万套,交易面积3.95亿平,同比持平,重点城市二手房市场6月以来成交持续回落,11月成交坚持在2017年以来低位上。

  “无论是从宏观经济,仍是房地产行业的角度出发,接下来楼市政策都会相应放松,当初限度得太去世了,市场发展须要活力。”宋丁表现。